1 2 3
精彩推荐:
查看: 2959|回复: 0

没口峪,邂逅那一地清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 16: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风十里,不如恰好遇见你。”我很有幸,在最合适的时间地点遇上,遇上没口峪那一地的清凉。最幸福的感觉是:不早不晚,正好遇见。17月8号,那天格外的热
上午九点的空气里已弥漫成一片燥热。天气预报说今天39度,正午两点局部有可能达到40度。蜷缩在车座上,数着因气温渐高而隐隐加速地心跳,恍惚间已进山里。
路过崔炉,通透的阳光下,灾后重建的重灾区正以崭新的面目一点点向我们初绽光芒。和去年的一片狼藉截然不同,曾经的记忆和眼前的真实在脑海中反复比对,感叹洪水的无情和人类的智慧,我在其中,如沧海一粟。不管是见证还是过客,历史都不停地一幕幕上演。连绵的群山泛着层次深浅的绿意,在蓝天的映衬下,墨意国画般在光线的折射里晕染变幻。路的前方,有地方在隐隐地召唤着我,没口峪,据说那个没有口的小山村,没人带路你一定找不到它。好奇在心底蔓延。2提到没口峪,必定会提到一个人
汉世祖光武皇帝:刘秀。我们今天头顶酷热爬山的第一站遇虎岭,就与刘秀密切相关。
传说当年刘秀被王莽追杀,逃到此岭中。本已相当狼狈,饥饿过度几近昏迷。半睡半醒之际,追兵已至,此时草丛中忽然窜出一只六尺多长的大老虎!前有悬崖,后有追兵,身旁还有一只虎视眈眈的老虎。刘秀长叹一声心想:宁可跳崖也绝不被俘。他纵身迈腿起跳,没成想老虎一下窜到他的跨下,他正好跳上虎背,老虎背起刘秀一口气跑到了三里多地以外的山顶上,也就是后来的“皇帝垴”。传说终归是传说,很多都蒙上了神话色彩。遇虎岭不算高,我趁着冲劲一鼓作气爬上山顶,也累得眼冒金星气喘吁吁。烈日炙烤的山上,任何可遮阴的绿意都显得格外美好,何况毫无躲藏的山岭之上突兀起几棵特殊的叫做木了树的大树来。深一脚浅一脚狂奔至树下,好一派清爽。山里的天气就是这样,有树荫的地方就清风送爽暑意全无,没荫的地方能暴晒到皮肤焦灼般疼痛。借一树凉意,小憩。这时,山里特有的云影山色,树荫野花,迅速点燃了大家的兴致,再加上村支书那生动有趣的故事和传说,大家听得是津津有味一时忘了炎热。抬头,浓密的树冠把树下遮个严实,石板小道一直向远处延伸。文联刘主席说,这种树方言叫木了liao树,书面语叫黄连木,它全身是宝,叶子能当菜吃,树干可烧柴火,果实榨油,灾荒年月没吃没喝,救了很多人的命呢。这让人沉醉的荫凉,这蛊惑人心的绿意,再加上久远生动的故事传说,美丽又神秘。风景往往因人而生动,听着口口相传留下的故事,抬眼望向苍茫青翠的远山,大美之中还承载着如此久远的传说和曾经让人难忘的苦难过往,时至今日,刘秀的痕迹已然日渐渺远,人迹罕至。但这一刻,我们却正沿着他曾经走过的路,一点点追忆,一点点搜寻,再一点点继续传承下去。背靠大树好乘凉,树下洒满绿荫的小路弯弯曲曲,唯美得很,像极了电影里的特写镜头一般,闭上眼,耳畔清风微抚,一派清凉。一时忘乎所以。3下山,进村。阳光太强,毒辣辣直射下来,眼半睁半闭状态不佳。我在队尾,下车找墨镜戴帽子,一不留神,大队人马已不见!
这“没口”的坑,终究还是被我没意识的跳。想着是故意丢掉向导,专门去找找这没口峪的口。但我确实是被无意给丢了,多么好奇的感脚啊!他们峪里寻古去了,剩下袖子峪外徘徊。我东瞅瞅,我西望望,入口它在哪里藏?突然想起一首歌的几句歌词:这边的苞米它已结穗微风轻吹起热浪我东瞅瞅西望望……找得我是好心忙节奏明快,朗朗上口,很是喜欢。我不由自主哼起了这调子来,脚步轻快心花怒放,这是幸福的找。左顾右盼侧耳细听,企图自己寻踪归队。很奇妙,很好奇,很诱人,甚至我想再为难下我吧,让我慢一点发现。烈日当空,热浪扑面,我的好奇淹没了疲倦。想起昨晚看的资料:据《杜氏家谱》记载,始祖杜金会在明初洪武年间由河南洪洞县迁入河北省武安市没口峪村(原属河南省漳德府武安县,在距县城西南六十里的深山区择地安家,居住地坐落在山凹之中,远看山峦叠嶂,林荫蔽日,百果飘香,见山谷而不见山谷之口,故称其地为没口峪,后成其村名。恍惚间,闺密于转角露头喊我。嚯!急忙尾随其后,只一个十来步远的拐弯儿,便是另一番天地。村里主道左侧,两个台阶上去,便是一个弧形的水泥通道,可走小轿车那么宽,两侧是民居。道路两侧院里院外全是树,大小高低层次错落,把入口处遮个严严实实。奶奶!难怪!遮住的还有峪口外那翻卷的热浪。也真的好生让人奇怪,几步之遥,完全是两个世界,温度能差到10来度。这里石头房屋,老街老树,浓荫蔽日,青苔遍地。4有时候,你不得不感叹先人的智慧。比如,石头房。就地取材的石头经过削凿等简单加工,再加上麦秸和粘土混合的泥土,垒砌起来盖成的房子住进去,冬暖夏凉,经济实惠,温馨宜居。这没口峪的老村,就是这样,整个一石头村,从房屋到门楼到牌坊到街道,从水池到猪舍到厕所到磨坊。满眼全是石头,随心随意就着地势顺着心意而建,不讲究不浮夸,妥帖又入实。坐在门口的石礅上歇一歇,就不想起身了。石头散热,水泥吸热,钢筋水泥的大街层层热浪扑面,这石头老街的清凉你不来,你不懂。比如,房前屋后的树。千百年来,人与树有着不解之缘。有树的地方可以没有人,但有人的地方一定有树。山里人的门前屋后,田头路边,只要有块空地,总要栽上几棵树,春看花秋品果,于是人的整个身心就随着枝叶舒展。即使无果可吃,后辈儿孙也能在大树底下乘凉。没口峪就是如此,房前屋后,遍地绿荫。有各种桃、梨、杏等果树,还有梧桐、椿树等。最多的就数槐树了,这里的槐树年代久远,都长成了能遮住整个院子大树冠,遮了烈日,挡了酷热。尤其是村子正中央那个古老的大槐树,两人合抱有余,绿意盎然长势葱茏,生机勃勃危然挺立,整个树冠把村子中央团团层层遮住,它就像一把保护伞,遮风挡雨纳凉,把村里的人们稳稳的护在自己的怀里。比如,那一股清泉。从没口村口拐进来,道路和房屋都顺着地势渐渐升高,依山势层次错落。村南,自村后有一股小河顺着村中间低洼地带流下,不排除人工引导流向的可能。今年干旱,几乎快断流,但在村中央老槐树下方,有个人工砌成的小坑,把流下来的河水储存了起来,形成一个小小的池塘。可以想象不旱的年份,小河叮咚作响,欢快流淌,树荫下小河边的人们茶余饭后嬉戏打闹,多么和谐幸福的一个场景哎。走进没口峪,这个小城的最后的偏远净地,就像是进行了一场与烈日,热浪,浓荫,石头的一次原生态的对话,纯净天地里,思绪一路涨涨停停,感叹大自然的随性恣意,感慨人类的智慧伟大,也感动着生命个体的承受力。在身体本能的物里承受界限的波动下,曾经那些苦苦执著的人与事,得与失,又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当时只有一个感觉:老树,石头,清泉,怎一个凉快了得!5雪中送炭,酷暑纳凉。最好的感觉是:不早不晚,正好遇见。正如那天,炎炎夏日,正好撞见没口峪那一地的清凉。相信这世间,有一些纯粹原生态的美好,会永远存在。
余生作想。山上高大的木了树。

c7b83752dbad0725452d5ea7bdfd9a2b.jpg
没口峪的入口处
db41287b0d2651618df47b41b3a882fc.jpg
石头小路
2478ca2b09446100dbc770e79a5e27fb.jpg
浓荫蔽日的阴凉
8542b0ba28ffa5f9a2664461cdd272d0.jpg
村子正中央的大槐树
e523d957f0398932bd26e6bb69cc9ed7.jpg
老槐树下沾点仙气,合影喽。
e3c623ed079d619ab1c51c10920c351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 2 3
精彩推荐:

QQ| ( 冀ICP备08009218号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0-5660010 邮箱:652228135@qq.com  

GMT+8, 2019-8-22 19:21 , Processed in 0.270990 second(s), 2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