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精彩推荐:
查看: 2892|回复: 0

以最初的心 做永远的事——永远的副部长尹德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 17: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扫描二维码关注武安之窗公众平台
      从我认识尹部长(原河北省武安市宣传部副部长尹德惠)的那一天起,他就是宣传部副部长,直到退休还是副部长。但习惯上我们都称他部长,这倒并不完全因为他资格老,更重要的是他这个人太好了,始终像一位温和宽厚的长者,不争权,不争名,不争功,连书记、市长都很敬重他。
0b774bcc6f0b442f41c1d31426388d76.jpg    
  1985年我从徘徊中学调到县文化馆(1988年撤县改市),有一天从南关街走,忽然有人叫了我一声:“祥峰。”我立刻站住了,这时从对面过来一位长者,穿着藏蓝色中山服,左胸挎着钢笔。我一看就面熟,但一时却想不起来是哪位领导。他面带笑容地问:“调动手续都办过来了?”我赶紧说:“办过来了,办过来了。”他一走,我的心一阵狂热,要知道,进文化馆太费劲了。那时候我在乡下教书,由于爱好写作,经常利用出差的机会到文化馆求教,也断不了给《武安文艺》投稿,后来文化馆缺人,就点名要我,但文教局就是不批,据说还上了局务会。文化馆也很要强,我要谁就是谁,换人我不要。拖了两年终于调到文化馆。但我非常清楚,我在城里没有多少熟人,没有任何社会关系,能在陌生的大街上得到一位并不熟悉的领导的关怀,实在是三生有幸,万分感激。后来接触的多了我才知道,那个曾经关怀过我的人就是宣传部尹部长。
cc609849d175564f5a77a5e9806c35d8.jpg      
   调到文化馆之后,与宣传部打交道的机会也就多了。一天,宣传部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到南常顺村去采访,写一个电视专题片的脚本。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万元户、个体老板开始出现,政府鼓励民营经济投资办厂。我要采访的正是一位个体老板,他叫秦立伟,赵店乡南常顺村一位朴实的农民,由于家里孩子们多,改革开放前就一直倒腾小买卖,为此还经常挨批。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的政策给了他脱贫致富的机会,他征了6亩地,建了一个标准件厂,招收了60多名工人,年产值四、五百万元,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家——而这正是当时宣传报道的重点。
        稿子写成后,交到了尹部长的手里,他仔细阅读并用红笔作了批示,大意是:这是一篇反映农民创业的典型报道,建议电视台尽快拍成专题片。但同时也指出,坚持正面报道为主,主人公改革开放前的种种不幸应删去。由此我看出,尹部长确实是宣传战线上的高手,经他这一点拨,修改后整体感觉舒服多了,没有了压抑感。很快电视台就派车和 我一起去南常顺村,按我写的脚本,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完成了录像,顺利完成了宣传部交给我的任务。
       1989年,市里要出一本《武安市创业人物传》,尹部长又想到了我,他给文化馆打电话,点名要我去开会。会议的大概意思是:市里表彰了10个农村先进基层党支部,这些党支部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带领群众办厂、办矿,提高了农民收入,壮大了集体经济,改变了村容村貌,被称为全市“十面红旗”,让我们每人分一至两个典型,深入基层采访,以报告文学的形式写出来,既要有真实性,又要有可读性。我当时觉得这又是一次锻炼的机会,满怀信心地接了两个典型:一个是崔炉乡明峪村党支部书记刘忠保,一个是徘徊镇上庄村党支部书记王养增。第二天,尹部长亲自带了一辆北京212吉普车,把我们分送到各个采访点。当时学潮刚刚结束,乡镇说啥话的都有,但尹部长原则性很强,始终站在正确的舆论导向上为党说话,充分表现出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坚定立场和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上级领导所具备的素质,这一点我真的很佩服他。
       经过几天的蹲点采访,终于把两篇报告文学交到了宣传部,但成书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刘忠保那篇没上。
       时隔不久,听说宣传部要人,我很想去跟尹部长学点东西,但一个电话把我的心浇凉了。尹部长在电话中说没问题,转而又问:“你的组织问题解决了没有?”那意思是说你是不是党员?我一下懵了,甚至有些结巴:“这,这个很重要吗?”尹部长解释说:“市委有规定,进人必须是党员。”我非常遗憾地放下了电话。
      说实在,我一直在要求进步。16岁当民办教师,“老中青”三结合我就是贫管会委员,20岁教社办高中我就是负责人,还兼公社团委副书记。然而这个阶段正处在文革后期,学生是“革命小将”,教师是“臭知识分子”,入党连门也没有。后来进步太快了,上学、实习、转正,一个单位连两年都占不到,组织上来不及培养就走了,上哪儿入党去?到了市文化馆,知识分子开始“吃香”了,可积压了那么多年的老知识分子,一年只有一个指标,轮到我就到猴年马月了。后来听说基层入党容易,为此我还不惜到乡镇干了一年多。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自从我拿到“党票”之后,再没有人问过我是不是党员,拿到手的“党票”如同过了期的船票。
       1990年11月份,也就是我在乡镇干了15个月之后,组织上选派我到武安市平调落子剧团当团长。
       大约在1988年,剧团人为地分成了两个承包团,改革者以为互相竞争可以调动演员的积极性,不曾想,人力、物力分散了,失去了行业竞争能力,加之失去了政府的支持和主管部门的监管,剧团内部矛盾越来越突出,戏价上不去,演出设备无法更新,演员工资发不了……于是,市里决定将俩团合并,重新整合,优化资源,赶排新戏。我就是在这个当口被派到剧团的。               到剧团的第一件事,就是一面整合一面排戏。戏是李恒昶老师新写的《丢官记》,市里拨款10万元给予支持,并且还专门从河南请来杨兰春作指导,为的是第二年参加河北省第三届戏剧节拿奖。对此,市委宣传部非常重视,尹部长几乎每天都盯在排练场。
       尹部长是一个做事非常低调的人,他常常是静静的来,悄悄地去,既不兴师动众,也不指手划脚,即使在排练场,他也像是一个普通的观众,演员们完全可以忽略他的存在。但我的感觉却不一样,只要有尹部长在,我就放心,甚至可以放下排练场去安排别的工作,因为我知道,有什么差错尹部长会跟我沟通的,他不会隔转我去直接批评演员,也不会发现问题劈头盖脸来批评我。
       这个戏排成之后,作为私人关系尹部长也常常到剧团去看望我,但谈话的内容却不外乎剧团的工作,诸如戏价如何?工资能不能发得转?三产有没有新项目?在我的心目中,他不仅仅是一位长者,甚至是一位值得信赖的慈父!在他面前你无须伪装,无须设防,有话可以直说,即使说错了,他也不会跟别人说,更不会跟你的上司说。
       1995年我调到市文化局,担任文化艺术科科长,与尹部长打交道的机会可以说更多了,比如文化下乡,春节文艺汇演,元宵灯展,平调落子大奖赛等,尹部长都会把我找去一块商量,而且每一次都是他坐镇指挥,任务都完得非常漂亮。时间长了,你会觉得在他手下干活很惬意。他从来没有下过命令,但他说的话我们都会认真听,不是不敢违抗,而是不忍心违抗,只要你不缺德,你就不会违抗他。
      我这辈子,不求做官,不求发财,只求能做一个像尹德惠那样的人就足够了!
来源: 民革武安社情民意调查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 2 3
精彩推荐: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QQ| 武安之窗  

GMT+8, 2018-8-21 00:08 , Processed in 0.208244 second(s), 3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