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精彩推荐:
查看: 2804|回复: 0

岁月鈎沉四十年 :回忆邑城生产队的那些日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4 17: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中国成立后,农村的管理体制先后经过初级社、高级社,最后到人民公社。公社实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管理体制。即生产资料分别由公社、大队、生产队三级所有,生产队是最基层的生产单位。这样的体制一直延续到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生产资料分配到各家各户,生产队方才退出历史舞台。      我出生于上世纪的50年代的末期,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就和生产队打交道,一直到我1979年参加工作离开家乡为止。记忆最深的是我高中毕业后的三年时间,成为一个全天候的地地道道的农民,在生产队参加劳动,春种夏收,秋管冬藏就是我全部的生活内容。每天5晌,每月30天,一年四季都在和土地打交道,那段岁月,给我留下来难忘的记忆。
65fe6f947b05b1c07887bdeebbbd7eaa.jpg
       其实,在这以前,做为农村的孩子,早早就和生产队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七、八岁上小学的时候起,每年的麦假和秋假甚至礼拜天都要到生产队参加力所能及的劳动。春天就跟在大人屁股后面打坷垃,插红薯,点玉米;夏天在炎热的阳光下,拾麦穗,薅小苗;秋天则是打花叉,翻红薯秧,摘棉花;冬天则是拿个耙子到处积肥沤粪。总之,一年四季总有活干,不用担心失业。
      生产队的领导体制有队长,副队长,会计,保管,出纳,记工员等。队长是生产队的核心人物,是全队一百多口子的衣食父母。一般由全队的社员民主选举产生,做为一队之长不仅要懂四季农活,楼犁耢耙样样行,扬场撒磙门门通外,还要有较高的领导能力、协调能力和对外交往的能力。队长的能力决定了全队人的命运。像当时二街大队中一队的王中山,三队的李大进,五队的李会的,八队的李雨生,都是能力极强,德高望重的好队长,各项工作都名列前茅,有的后来甚至长期担任大队的领导干部。这些生产队年底的劳动分红也较高,令人羡慕。而那些没有一个好的带头人的生产队,不仅各项农活赶不上去,到年底分红和口粮也少的可怜,最为典型的如二街二队,有一年因收不敷出,每个劳动日不仅不能分红,倒要欠生产队几分钱而成为笑谈。      那时的粮、棉、油、菜全部由生产队进行统一种植,统一分配。      一年中最让人高兴的日子,就是秋天五月在场上分粮食的时候,那一堆堆饱满的麦粒,金灿灿的玉米,黄澄澄的谷子,每家每户拿着布袋,排着队,共同**着丰收的喜悦。果实堆在场上,欢喜挂在脸上,一布袋一布袋的粮食,抗在肩上,伴着兴奋和喜悦飞快地朝家走去。那时候我记忆最为深刻的事就是麦收后,家家户户赶紧磨面,然后可以连着三天中午吃上白面,一顿是馒头,一顿是面条,再一顿就是拽面。然后又开始了糠菜半年粮的漫长日子,只有到了过会和过年才会再次吃上白面。
b5b2b1a6af5650f6ac60cc2e68ace895.jpg
      到了夏收、秋收的季节,打下来的粮食首先是缴公粮,每个生产队缴公粮的数量和品种都是由一级一级分配下来的,只有缴够了公粮,才能对社员进行分配。当时,为了表达农民的爱国热情,一般头场打下来的粮食都用来缴公粮。那时,粮站门口就会排起长长的队伍,依次验收、过磅,入库。等完成了国家的征收任务,余下的才轮到社员们分口粮。
      每到分粮食的时候,家里人多劳动力多的人都是趾高气昂,好像是胜利凯旋,得之无愧,而那些人多劳力少的户主,就像乞讨般的畏畏缩缩,还要听一些风凉话。来的早了,有人会说,做活的时候看不到人,分粮食的时候倒是先进。来的晚了,也有人会说,又不是下地劳动,分粮食也不早早来。总之是迟早都不对。这些人也受尽了讥讽和白眼。当时我家就属于人多劳力少的家庭,每当母亲给我说起这些的时候,都是一脸无奈。直到我们弟兄都长大的时候,情况才有改观。       粮食的分配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按户口人头平均分配,另一种是按劳动工分的多少进行分配,这样就兼顾了人口和劳动两者之间的平衡。      油料有小菜籽,芝麻,数量不多,每年每口人也就是能分到几斤就不错了。棉花属于统购统销物资,摘下来的棉花全部交到供销社的棉花加工厂,加工后再按一定的比例返还部分皮棉给群众,做为纺花织布的原料,或者是用来做棉衣,被褥,一般一口人一年也就是二、三斤。
9177aa12fcf0dcc0dc1be4fa44886b90.jpg
      蔬菜的生产,生产队会在有水井的地里(即菜地,也叫园)种些蔬菜,根据季节的不同,主要有茄子,西红柿,土豆,南瓜,豆角、白萝卜、大白菜等,成熟了统一采摘,按人口进行分配。品种、数量的多少,没有具体规定,每个生产队根据各自情况,不太一样。
      每天的农活安排,由队长敲钟为号,每天早起天刚蒙蒙亮,就会准时听到那清脆的钟声,随后便会陆陆续续从各家各户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出来,等待队长分配任务。一天分为5晌,早起算1晌,因时间短,一般是在就近的地里干活。上午和下午各算2晌。早起收工的时候,就会把上午的农活进行安排,上午收工的时候也会把下午的农活进行安排。每到上工的时候,以生产队为单位,男男女女,肩抗农具,有说有笑的往地里走去,那场面也蔚为壮观。到地里后,一字排开,由队长领头,你追我赶,开始劳动。但是这种大锅饭的劳动方式,注重了速度而质量难以保证,也抑制了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导致出工不出力,偷懒怠工的情况也很普遍。有一个流传甚广的笑话,说在锄地的时候,某个人吹嘘说自己锄的如何干净,不留一棵草,别人锄的都不行。可到了秋天,再次到地里的时候,地都荒了,再问那片地是他锄的,他也找不出来了。劳动质量,由此可见一斑。       在那个年代,除了生产队一年四季耕种收割之外,以大队为单位,发挥集体的力量,也兴建了不少的农田水利基本设施,像一街村东的旱池,二街楼下河的机井,三街的塘坝,四街的水库等,对促进农业生产,提高产量都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有些设施几十年后,仍在惠及村民。
e91db0bd2fd6dd44a4e7f164f66b2e44.jpg
      各个生产大队在建立小队的基础上,还成立了林业队,副业队。林业队负责管理各种树木和桃、杏、大枣等果树,待果实成熟的时候,给村民分配一点水果。副业队则搞些米面加工、运输、劳务等,增加一点集体收入。
      生产队的日子是清苦的,贫困的,但也是幸福的,快乐的。那时候人人平等,没有贫富差距,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融洽的,和谐的,民风淳朴,邻里情深。大家在饭市上一起吃饭,在同一块地里劳动,分基本上一样多的粮食,过一样清贫的生活。每一个小孩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成人。
2c8a04ee87d55fb595e275317e7f7c38.jpg
       一晃四十年就过去了。时代在进步,历史在发展,生产队清贫困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分田到户后,极大的调动了农民的劳动生产积极性,不仅满足了生活所需,也不断的提高了农民的生活水平。但是,做为一段历史,生产队的生活,永远的留在了那一代人的记忆之中,挥之不去,消磨不掉,回味无穷。
供稿:史龙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 2 3
精彩推荐: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QQ| 武安之窗  

GMT+8, 2019-7-23 00:51 , Processed in 0.275773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