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精彩推荐:
查看: 2091|回复: 0

六十年代码头镇 ——换大米的艰辛苦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8 17: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扫描二维码关注武安之窗公众平台
                                                                                                
不知怎么,近来每当吃饭时,端起雪白雪白的大米,就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四十多年前的两次马头换大米,使人心里惴惴不安,产生一种莫名的不快。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武安这一带逢年过节时吃的大米,大都是来自于邯郸市南面的马头镇。每到冬闲时,就有马头人用加重自行车驮着大米到我们村里来换玉米,而我们这里则大面积产玉米,只是玉米不值钱,三斤多点才能换人家一斤大米。尽管如此,就是粮食再紧张谁家多少也要换个三四十斤,平时舍不得吃,只有逢年过节办喜事或过庙会时,亲朋好友来了才肯享用。盛上碗雪白的大米,上面蒙上猪肉、海带、粉条炖肉及粉丸子等烩菜,这才算得上排场。因为我们这一方有个讲究,就是凡客人来了吃面条、拉面不算饭,惟有吃大米才显得风光,才显得高待客人。
那时,由于粮食实行统购统销,政府粮食部门是不允许粮食私自交易的,常在公路上或火车站设卡子,制止马头人来我县换大米,谁被卡住后,就会按国家牌价就地处理。这样一来,吓得马头人再也不敢来我们这儿换大米了,但人们总是多少要吃点大米的,自由市场又没有卖,怎么办?老百姓只好带上玉米到马头镇去换,听说到那里二斤半多点就能换一斤大米,于是我就跟着生产队的人们一同去跑马头。
ca671fb5197ef8e80193494ac83d3492.jpg
记得第一次去马头是“文革”开始那一年冬,我才十五岁,跟着我们队里的几个成年人,用大旅行包扛着几十斤重的玉米,下午爬上往南通往峰峰、彭城到马头的闷罐火车厢,车上没有座位,都是就地往旅行包上一坐,一个个像是逃难似的。车厢里的人们见我们一行数人扛着沉重的大包小包,一眼就可以看出我们是外出换大米的,好歹车上的列车员不管这些杂事,你只要有车票就行。记得到达马头站时,天将傍黑,我们几个人摸黑进村,挨家挨户地打听谁换大米。当地老百姓一听说武安人带着玉米,大都愿意换给我们大米,因为他们的粮食比我们还紧张,大米毕竟可以多换些玉米吃。换上大米后,重量比来时要轻得多了,然后再赶到马头火车站,登上北去邯郸的火车。到邯郸站下车,就在候车室里过夜,一直等到第二天的早七点来钟,才能踏上通往武安的邯郸环行列车。为过年节吃点大米来回往返二百余里,途中的艰辛可想而知,现在的年青人听了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第二次去马头换大米是在1969年的秋罢,记得那时的学校都已停课,头天下午在生产队里刨完红薯后,完工时有人提议明天到马头去换大米,立刻就有十几个人响应,为了省钱,计划骑自行车驮上玉米去换,上了些年岁的人一听说要骑一百多里的车子,有的就打了退堂鼓,但最终还是有八九个青壮年商量好一同下趟马头,我就是其中一个,可能也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吃罢晚饭后就各自开始准备,有的回家检查自行车情况,没有自行车的抓紧去借车,约定夜里12点半准时出发,顺邯长公路到邯郸后再往南奔京广线107国道,赶黎明到达马头镇。  
记得当时的邯长路还未修柏油路面,车子在石子路面上行走发出沙沙沙的响声,由于坡度比较大,上坡时驮着玉米上不去,必须得下车推着上。也许是后半夜,路上车辆很少,唯有我们一行八九人披着淡淡的月光,说说笑笑缓缓前行。中途,不知谁的自行车坏了,大家只好都停下来,有的拿工具,有的从车兜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手电筒来照明,帮着修好后,才上车继续前进。偶尔有一两辆大汽车迎面驰来,明晃晃的大聚光灯照得我们睁不开眼,什么都看不见,汽车过后才在朦胧的月光下渐渐地看清了些前面的路面。凌晨时,我们终于到达邯郸,踏上了通往马头的京广线公路。路面是平展展的柏油路,车速比在石子路面上快得多了。
3ac06c8d95ef4a1aa03a9b0a06fd7347.jpg
这时,天突然刮起了东北风,一路顺风而行,车速也愈来愈快,只听到耳旁呼呼的风声,路上的车辆也多了起来,为了安全,我只好往路边紧靠着急行,也许是路的两边有大货车甩出的煤面或沙粒的缘故,突然,我的自行车往外一滑,一下子就滑倒在地,我被重重地摔倒在路边的慢车道上,扎扎实实地来了个嘴啃地,顿时,就感到嘴唇疼痛难忍,用手一摸,觉得热呼呼的有血顺手流出。不一会儿嘴唇就肿了,我狼狈地爬起来,看看车子和玉米袋子都未被摔坏,赶紧用围巾将嘴紧紧地裹住,又踏上车子继续前进。但骑车的速度再也不敢太快了,回想起刚才被滑倒的那一幕,真是有些后怕,幸亏没有倒在路中间。前面的几个同伴听说我摔倒了,就放慢了速度等我赶来,天蒙蒙亮时,我们终于到达了马头镇。在两个热心老乡的帮助联系下,我们很快就将玉米兑换成大米,在老乡家里找了口热水,吃完自带的干粮后,稍微休息片刻,就又踏上了返程的路,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才回到家里,我的浑身就象散了架一样。
2de4acdc2f2612b814d16bdee32925b1.jpg
事情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然而那两次马头换大米的情形却历历在目。而今,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农村经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粮食充足富裕,人们吃大米再不用跑马头镇了,粮食市场国家早已放开,成堆的大米、白面应有尽有,各式各样的精米、精面琳琅满目,大米再不是逢年过节时才敢吃的奢侈品,也成了人们生活中的主食,成了寻常百姓的家常便饭。每当向晚辈谈起我的两次马头换大米时,他们就像在听一个遥远遥远的故事。然而,历史确实就是这样,但愿这历史不会再重演。

564ae2f4f49118da6d478180c599b49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 2 3
精彩推荐: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QQ| 武安之窗  

GMT+8, 2018-10-18 06:53 , Processed in 0.236111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